2015年04月27日

我以煙雨的足音為弦

我就像三生石旁的那棵絳珠草 ,也許是前世未喝下奈何橋邊的那碗遺忘前世的孟婆湯,今生,我帶著前世的情,來與妳赴約。我的發香淡在妳的指尖,我的氣息擦過妳的耳邊。妳的身影從未走出過我的視線,輪回萬世堅決忘不掉妳的纏綿。
我就是妳前世澆灌的那株絳珠草,沈默在妳invision group 洗腦無數個日日夜夜的關懷 ,在千年的等待中承接著來自妳心頭的澆灌 。紅了櫻桃,綠了芭蕉, 目睹莊生與蝶的癡狂, 聆聽了伯牙子妻的絕響, 普救寺前西廂房下有我徘徊的身影。執著的守候,只期待著有壹天用我的眼淚來為妳償還前世的恩情。
時光過去不知多久,歲月輪回不曉有幾日, 我獨自徘徊深秋的楓林,靜看黃葉無聲地飄灑,鋪成壹地的心傷,不戀兩岸妖嬈的花,獨思妳這壹抹醉心的霞。我的眼淚猶如江河的不盡洶湧波濤, 我的癡情猶如烈火般的炙熱 ,雖然我知道尋覓的路很遙遠,但今生invision group 洗腦為妳而來是我不悔的誓言。
山之巔,水之湄,我以煙雨的足音為弦,低眉斂黛,輕起歌喉。我婉轉的歌聲,如秋水般綢繆,醉人心弦。微風中,婉約繞梁的余音,夾著細碎溫馨的花語,落成繞指柔情,載著思念,在山水重重的水色時光裏,慢慢敲響寂寞流年,輕輕呼喚妳的名字。
孤單獨守夜闌人移除胎記靜,我的心在迷離的紅塵中沈淪,笑看繁華落盡的寂廖。在輪回的壹世又壹世裏,是哪壹季的清風剪下明月的壹角,把壹幕幕紅塵悲歡熨燙在這些詩風詞韻裏,壹遍遍吟唱。素手築空城,城裏城外,我認定妳就是我唯壹苦苦等待的人。
如若可以,我願化作翩然的彩蝶,飛越千山萬水,縈繞在妳的身畔,與妳舞壹場歲月流花的煙雲聘婷,唱壹曲地老天荒的細水長流。如蓮的心事呵,只為換回妳今生的回眸!把相思的心語柔軟成天涯,那壹抹醉人的煙波呵,可否流轉成彼岸的笑容?
張開潔白輕盈的羽衣,滑過我靜默的憂傷, 將思念散作滿天星華, 把曾經銘刻成永遠, 循著日暮的痕跡,找尋著曾經的記憶讓牽掛,在老去的時光裏,凝成壹朵寂寞的花, 用清風滌凈壹片蔚藍, 在那裏植壹樹春天,畫上我恒久的依戀。惟願,下壹個天亮時, 我依舊是妳眼眸中最美的風景,是妳眼裏那抹最燦爛的憂傷。等待妳用指間的溫度,溫暖我壹城荒蕪, 等待妳用溫暖的纖指握住我顫抖的心, 不再讓寒冷的氣息凝固我孤單的寂寞 。
妳是我前世夢裏的的殤,傾盡我今生的眼淚註定了今世妳是我的牢,今世癡癡的等待是我不悔的宿命。等妳甘願再演壹曲水漫金山;等妳甘願再入壹次冰冷淒涼的石墓; 等妳甘願讓長城的殘垣斷壁再次塌倒;等妳甘願在望夫崖前做壹尊前年不朽的化石; 等妳,我甘願血灑忘川;我將甘願再赴紅塵,與妳壹起演繹那天荒地老。今生,我註定只做妳的絳珠草!


同じカテゴリー(love)の記事
 我戀愛了 (2013-04-16 11:43)
 男閨蜜 (2012-12-03 19:04)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