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9月15日

雖然已是白日,卻懶得開門

——文/笑紅塵

也曾幻想過,自己能夠像武陵人壹般,尋壹處清幽的桃花源,竹椽香牖,養性怡情,不去看紛紜世態,亦不聞冷暖人情,只樂與門楣前兩三點春紅對語,林深處壹二個清靜人洽談,不與外界煙火相連。 怎奈自己終是壹介俗人,忘不掉浮世清歡,拋不開薄利虛名,細想之,縱是能夠覓得壹方凈土,自己也斷然不能在那久留。有些事情就是這般,明明內心憧景,卻發現與之隔著此岸彼岸的距離,無論自己如何努力,終究飛不過滄海。也罷,既然註定是人間煙火客,莫如在榮辱得失中演繹生命的千回百轉,只要懂得明凈自持,靈魂便不會迷失名創優品山寨

近日,因事務煩瑣,人流嘈雜,心神總感頹然不濟,壹直渴望到戶外清凈兩天,拋去壹切,向草木自然虔誠地皈依。有時,我們所需要的,並非是眼前的浮華,而是休憩靈魂的港灣。時值雙休,便打算到就近的山脈訪覽,感觸遙山疊翠,俯瞰遠水澄清。這個時節,雖無嫩柳舞金絲,卻可見秋湍瀉石髓。怎奈天不作美,驀然下起雨來,因恐山澗路滑,冷氣傷身,躊躇再三,終還是決定此行作罷。遂周六壹日未出門,只側臥在床,執壹卷唐詩閑覽。這樣也好,只動動手指,便可縱觀古今,省去多少腳力,且也樂的清寧。散漫的壹天彈指過去,再睜眼,已近次日中午,難得睡的這般舒適,雖早已清醒,卻仍願闔眼繼續躺著,看看天色,晦暗依舊,絲毫沒有轉晴之意。不知為何,內心兀自生出壹種愉悅之情,甚至摻和著些許安全感名創優品山寨

輕啟窗牖,水墨似的天空因染開來,浙瀝的小雨點點,如霧凝煙,直沁入人的心裏。也許這便是微雨天的魅力,不似星日般可望而不可即,亦不似霜雪般潔白過寒露,淩冽不染塵,它就恍若壹個婉約的江南女子,壹懷恬靜,三分嬌羞,帶著淡淡的煙火,淡淡的芬香,淩波微步,氣若幽蘭,雖行於紛呈的世相,卻能夠泰然處之,明凈自持,不禁讓人怦然心動,欲展臂相擁。然而,同是陰雨天氣,同是蒼穹墨宇,看在王維眼中,卻另有壹番風味。想必他也是獨愛壹份清寧,獨愛壹種自然的和諧,故而閑暇時,或親山近水,或彈琴賦詩,或閑斟壹杯清歡,或漫枕壹窗淡雅,不喜被世俗之人刀擾。

當他雨後清晨,漫步在煙柳湖畔,看到春紅猶凝細雨,柳帶輕彈碧珠,不禁心神蕩漾,怡然自得道:“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直讓人如癡如醉;當他走訪山林古寺,幽林曲徑時,因恰逢壹場新雨初霽,只覺山青谷翠,意境空靈,連空氣中都氤氳著草木的清香,這時,才讓他頓感秋意漸濃。於是便暢然道:“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秋”,雖是隨口而出,卻讓人拍案叫絕;而這天,當王維睜開惺忪的雙眼,看到庭外猶停未停的小雨和漸漸轉為輕陰的天氣,竟兀自生出壹種童趣,只覺是輕陰的天氣有意將浙瀝的小雨藏起來,不料動作不夠迅速,終是被自己發現了。於是,王維心情舒暢的步入院內,雖然已是白日,卻懶得開門,是呵,與其讓市井之人破壞了這份空靈的意境,莫如將世俗壹切都閉之門外,只與自然為樂名創優品山寨

“坐看蒼苔色,欲上人衣來。”不經意間,地上壹隅蒼苔入目,青翠欲滴,鮮活生動,直讓王維不忍移步。也罷,既然無事,莫如坐觀壹番,以聊心中之快。此時,空氣中尚且跳躍著薄霧,透過它們看向蒼苔,只覺空氣都被凝成了碧色。漸漸地,仿佛不是薄霧在動,而是青苔在動,猶如壹位聘婷阿娜的仙子,在雨中起舞,那靈動的舞步,那滴翠的衣袂,那清新的氣息,好似離自己愈來愈近,愈來愈近,直至空靈的身心與自然融為壹體,世事忘機。當然,並非所有人都可領悟到這等意境,倘若壹心只忙於在蒼茫紅塵中穿梭,又怎能擁有壹顆澄凈的性靈?

其實,沒有誰要求我們壹定要不斷地前行,而是我們的心對自己太過於苛求,總以為不辭辛勞就可以完美高效的達到目標,反而在無形中給了自己莫大的壓力。殊不知,路還很長,急於求成只會讓自己迷失方向。記得布袋和尚曾說:“六根清凈方為道,退步原來是向前。”這便告誡我們切勿好高騖遠,只有保持內心的明徹,才能取得成功。有些時候,看似自己在不斷的前行,但結果恰恰相反,而適時地讓步抑或停歇,卻可以讓妳更加接近目標。所以,浮躁之際不妨停下匆忙的腳步,讓身邊的風景洗去妳壹路的風塵。


同じカテゴリー(Emotion)の記事画像
每一天每一夜
那人不在燈火闌珊處
三個傻瓜
怒放青春
同じカテゴリー(Emotion)の記事
 縹縹緲緲,漫入九霄 (2014-09-16 18:06)
 夢回到那個遙遠的過去 (2013-11-26 13:21)
 只要我們記得就好 (2013-10-08 11:04)
 一個陌生人 (2013-08-06 17:39)
 每一天每一夜 (2013-06-26 11:51)
 那人不在燈火闌珊處 (2013-06-13 17:23)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