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8月19日

蝶衣和小樓

早在很久就有人向我推薦“哥哥”主演的《霸王別姬》,因爲我並不是很喜歡看電影,所以直到今天才得以了解劇情。
梨園行的師傅教的孩子們,要想人前顯貴,必得人後受罪。要想成角就得自個兒成全自個兒。自古人生一世,需有一技之長。
真是句句經典,看到孩子們的艱苦生活,我有些潮濕了眼睛。與他們比起我可謂生活在不能想象的天堂裏,卻時而抱怨現實,有點不開心自己就是最不幸的人。
兩主人公蝶衣,小樓在受過極苦後,終于守得雲開見月明。
蝶衣他愛上自己的師兄,這應該就是他們常說的,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了吧,這便就注定了他一廂情願的悲劇,他師兄娶了妓女菊仙爲妻。
這位菊仙也同我看過的《羊脂球》,《菲菲小姐》的女主人一樣,一副敢愛敢恨,不怕受傷的模樣,聰明伶俐,卻又待人極好。
對蝶衣亦是如此。然,不管菊仙爲蝶衣做過什麽他都沒有承認她是自己嫂子的身份。
這樣我也以爲蝶衣是很愛那個從小爲他受過很多苦的師兄小樓。
不想在一次蝶衣給官員唱戲裏,官員們不安分地戲弄蝶衣時,小樓不顧個人安危出面爲他解圍,誰知被圍打,菊仙看丈夫身處困境挺著肚子也撲了上去,蝶衣則害怕地躲在隅角,不敢支聲。蝶衣還是被抓走了,菊仙孩子掉了。
在後來的故事裏,我也以爲小樓始終都會以兄長的身份照顧蝶衣,直到文化大革命期間,小樓竟揭發了蝶衣。
這裏我有些困惑了,我不懂得從小一起長大的貼心照顧是情誼,熒幕防窺片還是生死關頭變賣對方是情誼。
就如同有時我不知道要相信平日裏的關懷是情誼,還是要相信爭吵憤怒時捅破的話語是情誼。
當然,蝶衣也反擊了小樓,他揭發的人卻是菊仙,說她是妓女。小樓被群體追問是否愛菊仙,他答,不愛,他從來不愛她,他要和她劃清界限。
我想菊仙應該沒有恨蝶衣吧,因爲她終于知道了,當初她放棄所有,到後來植入骨血的親密,不過換來的是對方的相望冷漠。
她自殺了。蝶衣和小樓有這樣的下場竟也是敗給他們當初撿回來辛苦撫養長大的孩子一手推波助瀾造成。
可悲的是,故事的最後兩主人公在相隔十來年後還一起唱了一出戲,曲罷蝶衣自殺。
看完後,我的一句話觀後感是,看《霸王別姬》是看盡世間滄桑。
現實如此,還能相信什麽呢?我們最惶恐的,應該就是自己認真了別人卻是遊戲。
即便如此,經曆過也總是好的吧,沒走過永遠不會知道那感覺。
去遊樂園,我試了好幾個極限項目,雖然沒有尖叫,終于明白了自己害怕失重,那種心髒似乎與身體不再同步的感覺。
不再信什麽傻逼的溫暖。且行且止就好了,保護殼推薦寄希望于自己,回首時能對自己說,天空沒有翅膀劃過的痕迹,但我確已飛過。   


Posted by extentt at 16:32Comments(0)life

2013年08月12日

時光,再見

就這樣在這個奇妙的夏天我畢業了。我們班級並沒有像其他班級那樣穿著學士服照合影,只是很簡單的拿著自己的數碼相機拍了幾張合影而已。大學四年的生活對我來說並沒有什麽特別的,只是很平淡的四年。在還沒上大學的時候,聽人說大學時光有多好,有多自由,可直到自己真的上了大學之後才發覺,和自己想象中的並不一樣。還記得我高中時所向往的城市,南京。可惜,直到最後關頭,我改了自願最後沒能去上那座城。也許,這也是我人生中最大的遺憾吧!有時,我在想我們每個人的人生是不是在冥冥之中早已安排好了呢?

想想這四年裏印象最深的還是那段記憶...有關于你的那段記憶。我們的關系始終停留在好朋友、好同學之間。也許,我們都認爲,這是對我們最合適的定位吧!我也曾想過如果當時我不逃避或者再勇敢一些,我們的結局會不會發生些變化呢?其實,很久以前我就想告訴你,其實我不討厭你,可惜直到已經畢業了都沒能說上。其實,早在一年前就想過我們吃散夥飯的情形,甚至更多的是想著要跟你說一些話來著。可是沒想到一年裏竟然會發生那麽多的事情,我們的關系越來越遠,直到我再也不想跟你說話的程度了。本來,一年前我早已准備好的話想在畢業那天跟你說來著,只是中間發生了很大的變故,最終我們的關系還是好同學好同學,至于還是不是好朋友呢,我也不清楚了。散夥飯那天,你說的那些話,總之我一句都沒能聽進去,因爲當時的我確實不想聽你說任何話語,因爲已經沒什麽意義了。雖然,最後的最後我們連再見都沒能說上就畢業了,但我還是謝謝你在最美好的時光裏曾在我的人生裏出現過,並留下了許多只有在那個年齡裏才會有的最特別的記憶。

其實,我早已豁然,只是在這個畢業的夏季莫名的想起了那座城,那些同學,那個我口中的好同學、好朋友和那時的自己而已。  


Posted by extentt at 16:47Comments(0)life

2013年06月02日

跛足

今天,見到很多跛足的人,而且都是年輕人。
也許,上天想讓我知道,我還是很幸福、很幸運的狀態。我不否認這一點,總能看到一些很年輕的人,骨折扭曲,小兒麻痹,跛足等等,似乎一直在提醒我,自己的失落、自己的挫折其實根本算不了什麽,沒錯,真的沒錯香港如新集團

偶爾我會想,如果我是這個人,或者突然明天變成了這種狀態。我父母會怎麽樣?他們會怎麽對待我?我的工作、領導、同事呢?。。。我對所有的人,其實都沒有把握 nu skin 香港

我印象很深,有一次喝醉了,吐了一地,我媽沒有照顧我,而且還數落我,當時胃很難受,心裏更難受,之後她沒理我就自己去睡覺了,那一次,我胃口著涼了,一直到現在還有後遺症雪纖瘦黑店

我不相信,別人對我的承諾,因爲我見過他們的現實,他們的無情。他們口口聲說說愛我,可是,很多很多現實利益面前,他們都選擇了維護自己的利益。沒錯的。。所以,我對很多人說的話不屑,倒不是說我自己的狂妄、自大,而是嘲笑他們的虛僞或者無知雪纖瘦黑店。  


Posted by extentt at 07:04Comments(0)life

2013年04月13日

在努力的路上

我有一個誰都知道的夢想,我還在努力的路上,我也害怕未知害怕失敗害怕質疑,只是我不急著去接近高處的遠方。我明白堅強的人並不是能應對一切而是能忽視所有的傷害。有關堅強,我曾看到仲二的留言就流下眼淚來,她說不用太堅強,你有我,有我們嘛。我知道我有一堆朋友閨蜜還有可以當閨蜜使的男人,可我還是願意貫徹什麽都盡量自己來的原則,覺得血水和眼淚是成長的必需品。
9歲,她考不及格,他把卷子改了給她,自己回家挨打。19歲,她被別人欺負,他爲她打了人生的第一架。29歲,她販毒被捕,他替她承擔了罪名,被判刑30年。30歲,他問她會等他嗎,她沒有回答。31歲,她嫁了別人,他知道後向法院申請了死刑。
真實的故事,他要護她百分之百的周全,可是愛錯了人終究是不幸。


我也想過一個問題,如果發生災難我會打電話給誰,我沒有答案。可能連死亡都是平靜的吧。我可能忘了自己曾經多灑脫,不受他人感情左右,忘了自己曾經的美好,不會髒話,不會笑裏藏刀,我也可能會成爲自己最討厭的一類人,呵呵,我不會後悔的,就當代價吧,做什麽能沒些代價呢。從高中一眼看中我的小青姑娘也陪伴我走過兩年了,高三那年我忙的要死,根本沒時間提供她好的idea, 她也諒解,說加油現在是爲了更好的將來, 她是一定要與我合作的 。她總說,你的文看著平淡可卻寫進了人心了,小姑娘你才那麽小怎麽能做到這些呢。我每次都是嬉皮笑臉回應她說,因爲經曆嘛,因爲沒人聽我講這麽多只好寫下來了。
因爲阿一,我認識了一群可愛的小夥伴,打開群消息每次都是好幾百條,我喜歡看他們熱鬧在一起,即使有時我什麽都不說,他們是一道明媚光,讓我歡愉無比。  


Posted by extentt at 15:08Comments(0)life

2013年04月12日

陰霾散去

這次的出行,驅散了陰霾。昨天,一家人去插青,油菜花還在開。女兒興致勃勃的采摘著路邊的小野花,蒲公英,在莊稼地裏跟我捉迷藏。下午起風時,我們去放風筝。高高的,遠遠的,女兒小心的拉著線,我們就在草地上坐下來,女兒半躺在我懷裏,仰望著放風筝。是我珍惜的時光。平淡中的幸福。

其實風景一直都在。即使錯過了花期,明年還會再盛開。
讓人愦憾的不是無景可觀,而是沒有了賞景的興致。
縱然歲月不饒人,慶幸的是,我們年輕的心,還在。  


Posted by extentt at 16:37Comments(0)life

2013年02月23日

圈子

最近感覺自己的生活總在小圈裏打轉,生活兩點一線,最可怕的是我發現自己漸漸失去了對美的追求,而且越發沒有好奇心和娛樂精神了,果然是老了嗎?

生活.這個富含哲學而又豐富多彩的詞,應該如何去演繹? 一切看似平淡,卻有無數的可能.

追求.這個從小被抹殺的人生方向,不知道離開我多久了.

曾看到一句話,要想生活得豐富多彩,就做些有意思的事.可不是嘛,生活就是無數小事的合輯.可有時我卻不知道自己想作些什麽,說到底,就是不能堅持.每每想作些什麽,卻總是虎頭蛇尾,無法堅持.也許旅遊只是逃避,也許...請靜下心了傾聽生活中一切的美好,而我,也是創造美好的一份子.
  


Posted by extentt at 12:17Comments(0)life

2013年02月22日

二月

二月初開始假期。一周之後去山東。在山東過了年初十回北京。

休息幾天。加班幾天。今天正式開始上班。

時間過得很快。

這些天諸多煩惱我會一直溫柔的在你身邊。我們一起努力。

也請你作爲我的男子站在我身邊爲我抵擋一切風雨。

結婚不是兩個人的事。結婚關系著兩個家族。

家族裏所有的人都影響著這個家庭。

三姑六婆姐妹兄長的一言一行。

其實我很討厭這些。

我覺得我肯定能處理好婆媳關系。

但是我卻不能左右姑嫂。

如果你不站在我身邊爲我抵擋風雨那我只能選擇逃離。

或者就在開始之前就終止。

我能做好一個女人該做的你也要做到一個男人該做的。

我相信你能做好。也相信我們的愛情能夠戰勝一切。

一起加油吧!

這就是我今天想要說的風花雪花的日子故事溫柔夜等你季節花開彼岸牛奶
  


Posted by extentt at 14:07Comments(0)life

2013年01月15日

如果不滿就擺脫

當我們總是在報怨的時候,是否是去解決呢?還是只是停留在胃裏,等待著被消化?


每天早晨等待著被鬧鍾叫醒,一想到艱難的上班旅程,我不敢賴床。上下班擠公交還要倒車,盡管偶爾還會被潛規則,堅持到現在真的有點想吐,一想到坐公交車就想吐,我是不是需要擺脫?元芳,你怎麽看?

下班去逛商場,終于百裏挑一的找到心儀的一雙靴子後,去櫃台付款時,信用卡透支刷不出來。當時那個汗顔~~~那個尴尬~~~面對這樣的結果,我決定要擺脫嗎?元芳,你怎麽看?

。  


Posted by extentt at 12:18Comments(0)life

2012年12月03日

我們不怕

這是一本奇特的小書,由母親卡特琳娜·謝納執筆,父親馬克·呂布拍照,寫的是女兒克萊芒絲。我還沒看過書,不知道到底寫得怎麽樣。我們請毛尖爲這本書寫了篇序言《我們不怕》,已經在最近的《新民周刊》刊發onine reputation management
馬克·呂布攝影回顧展《直覺的瞬間》今天在上海美術館閉幕,即將于4月23日——6月6日移師北京在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繼續展覽。這本講述這個三口之家故事的小書終于可以跟著馬克·呂布夫婦一起,和中國讀者見面了invisalign
  此時我想到另一個爲保護孩子而勇敢站出來的家長,趙lianhai。此刻他還在黑暗中戰鬥。我難以忘記他五歲的兒子舉著A4紙的照片,上面寫著:“我愛爸爸 5288”。身爲一個嬰兒的父親,我自己能感受到他以及許多父母勇氣的源泉。我知道,每一個爲人父母者,都會對自己的孩子說:“有我,你別怕。”那些殘害孩子的人,以及竭力掩蓋真相的人,是我們的公敵網上公關。  


Posted by extentt at 19:02Comments(0)life